鹤归

本命慕容离

【旭润】梦里不知身是客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旭凤记忆里的那位美人,一身玲珑弱骨衬着白衣若雪,眉目自成诗三百,鬓若春风裁,集世间钟灵毓秀于一身……

只是后来,那美人一身白衣被血染的猩红,一身弱骨从临渊台落下,这场景在他脑中怎样也挥之不去。

可他还盼望着那人能回来看自己一眼也好,哪怕是一眼……

垂暮之年的天帝在归天之际恍惚间好似看见了故人一袭白衣胜雪款款而来,眉目依旧…

“兄长……”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

我写了个什么屁玩意…………………………

无题(提前肝出来了)私设如山ooc雷者绕道

“啪嗒……”
一颗质地尚好的琉璃球掉到地上滚动了老远正好停在魇兽脚边,粉雕玉琢的娃娃迈着小步子哒哒哒地跑过去捡起,抬眸的瞬间魇兽爱怜地拿下巴蹭了蹭他的小脑袋,一万多年了,魇兽只能从这小娃娃的脸上努力的忆起主人的模样,望着小小的润玉,万千年来魇兽第二次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第一次是在万年前润玉灰飞烟灭的时候。
“鹿鹿――”
软软小小的粉团子奶声奶气地唤了一声,伸着莲藕般的小手要去捞它的角,魇兽顺从地低下头同他玩闹。
“润玉。”
听到这一声呼唤小润玉立刻回过身站好,一张白玉般的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垂眸乖乖回应
“锦觅姐姐。”
乖乖巧巧的小团子手里还抱着他的琉璃球,低着脑袋站在那也萌得让人心颤,是了,他在人前永远是这般模样,如同个乖巧的瓷娃娃没有任何人气,一个人时也是如此,陪伴他的只有那颗琉璃球,也只有在魇兽面前才有了些许鲜活的人气。
锦觅看在眼里心里酸涩地疼,小鱼仙倌……
上前将小润玉轻轻抱起,轻柔地理顺他的软发,温柔道:“吃饭了~姐姐给你做了鲜花饼哦,去叔父那里吃完饭再玩好不好?”
“好。”
小润玉乖乖地应道,把手里的琉璃球交给锦觅看着她把球放到他的小床上然后抱着自己去姻缘殿。
月下仙人早已等候多时,看着锦觅抱着润玉来了立刻起身将他接过来放到小椅子上
“哎呦让叔父看看我们小润玉有没有乖乖听话啊――”
润玉也只是弯了几下嘴角算是回应,一如既往冷冷淡淡的态度,月下仙人也是无奈地摸摸他的小脑袋喂给他一块鲜花饼,回头对上锦觅的目光也是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心酸与无奈,说到底,他们还是欠了润玉太多。
三人默默用着膳,二人不时地替润玉擦擦嘴角的残沫出声逗逗他,也都被他一笑而过。
处理完政务的旭凤匆匆赶来姻缘府推开门:“叔父,锦觅。”
虽是叫着他们可目光却从未从安安静静啃饼的小人身上离开,不出所料他依然只是抬头淡淡地看了自己一眼。
月下仙人和锦觅交换了一个眼神,展开笑容道:“凤娃饿了吧,快来。”
待旭凤撩衣坐下之后,锦觅盯了他半晌,拿起丝帕轻轻擦去润玉嘴角的残渣,柔声道:“怎么都不和旭凤打个招呼?”
闻言润玉则放下手里的糕点礼貌地喊了一声陛下继续拿起糕点啃,生硬的态度让三人都愣神了好一会儿。
好半天旭凤才回过神来压下心里的苦涩扯出一抹笑:“真乖,快吃吧。”
而润玉不知是否是完全没意识到这压抑的气氛,把自己喂饱了然后不紧不慢的拿帕子擦净自己的小手跳下小凳子规规矩矩的行了礼就要走。
“阿玉!”
旭凤慌忙喊住他,站起身来:“我…我抱你回去好不好?”
只见小润玉转过身来:“润玉自己会走。”
一句话堵地三人都不知所措,眼睁睁地看着他小小的身影消失。
(烂尾了烂尾了求不喷QAQ)

无题,私设如山ooc,润玉幼化

大背景带私设,先是剧情发展后来润玉成全了旭凤锦觅而元神俱灭,临死前道欠他们的还清了,永生永世再不相见。旭凤方知自己对润玉情根深种,虽当上了天帝却再也换不回已故的爱人,水神锦觅亦感到心酸,和旭凤以及月老用上万年时间凝聚了润玉的元神,重生的润玉时凡人七八岁的少年模样也没了之前的记忆......然后宠奶团就开始了~
正文明天发

群宣,喜欢语c的都来玩啊,润玉皮已满其他皮先到先得哦(´-ω-`)

旭凤X润玉

脑补一下,在ABO背景下旭凤狼性爆发强要了他哥甚至让他哥揣上了崽,在前天的的剧情里润玉大战穷奇因为葡萄出来送人头润玉分身被穷奇打飞出去动了胎气崽快流了,旭凤姗姗来迟看见这副场景战斗力Max把穷奇胖揍一顿揍回老家过去抱起润玉就走,在栖梧宫把他哥扔床上因为看不惯他哥对葡萄那么上心于是没管他哥还揣着崽甚至快流了再一次醋意爆发强了他然后崽彻底流了……
(我有病,我忏悔)

旭凤X润玉

难道没人嗑这一对吗?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年下小凤凰和不得宠的温润如玉的兄长尼玛多带感的梗啊!!!
脑补出一大串的年度大戏小凤凰强要了他哥,润玉小可怜不得宠只能可怜巴巴的让他弟欺负种种原因不能说出来xxx
求太太拯救一下我的脑洞(º﹃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