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归

本命慕容离

晚宁宝贝生日快乐

何以窥不破,何以辜负卿

长阶血未尽,那是他带你回家的路。

祝全世界最好的师尊生辰快乐!


试妆可还行?

占tag致歉,这里墨家剧组,欢迎魔道渣反天官的各位小可爱来玩,国际三禁,规矩不多,群主管理都是沙雕x空皮多多先来先得

花城主生日快乐!
――为你灯明三千,为你花开满城,为你所向披靡。

沙雕脑洞,翅膀上挂着条龙的傻凤凰

求文,占tag致歉

想找一篇玉玉一哭就会变小最后被大家团宠的文,时间太长找不到了求求大家啦


本殿下是天界最靓的仔

我不相信有人能拒绝玉玉的美貌包括玉玉自己,改变一下玉玉的鲤式审美,私设这是一只团宠玉,玉玉和二凤都是天帝嫡子,荼姚两个儿子都很宠又因为玉玉的美貌是没心没肺的溺爱,润玉从小凭着可爱的外貌和软糯的性格被全天界娇宠着长大,又天天被母神抱着洗脑觉着自己是全世界最靓仔的龙宝宝~私心想看傲娇软萌易推倒的小甜豆玉啦hhh~ooc预警

正文一发完:

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九重天上的应龙大殿是全天界的掌中宝心头肉,长得那叫一个明眸皓齿顾盼生姿,郎艳独绝泼墨入画,小时候更是生的娇小玲珑玉雪可爱,看上去就是个让人想捧在手心里吸的小甜豆,真身那样一尾软软嫩嫩的袖珍小龙更是精致的让人想揣兜里偷走每天放在床头观赏。这样可爱的龙宝宝身份亦是尊贵非常,天帝与天后的嫡长子,从小被帝后捧在手心里娇宠着长大,几乎是百依百顺要星星绝不摘月亮的那种,不是被天后抱在怀里亲亲就是被他那个傻不愣登的父帝一脸痴汉笑的撸鳞片举高高,因此啊,我们的大殿下在父帝母神日复一日念叨着“我们玉儿怎么这么乖这么好看”中深刻的意识到了自己的美貌,本殿下就是全天界最靓的龙!

天帝天后和从小伺候大殿下的仙侍们都知道,大殿下润玉最最宝贝的就是自己那一身亮晶晶的鳞片了,每次沐浴的时候都要幻化出龙尾拿着星汇凝露小心翼翼一片片的擦洗自己的龙鳞,擦洗完了还要抹上一层花界上供的绝种花草制成的霜膏保养,宝贝到不行,要是被人碰一下都要瞪着大眼睛挥舞着小拳头捶你半天。我们身娇体贵的润玉殿下从小就不喜欢舞刀弄枪更是对储君之位没兴趣,用他的话来说搞不好还会磕到鳞片,成年之后硬是向父帝讨了个夜神之职,与长夜为伴,因为他很喜欢漫天的星辰,就跟他的尾巴一样好看~以天帝天后对他的宠爱程度来看自是难以拒绝他就由着他去了,反正有他们罩着还怕被欺负了不成?

在润玉六百岁时天后给他生了个弟弟,是只火凤凰起名旭凤。那是润玉还是人间三四岁幼儿的模样,再旭凤还是一只小鸟崽时,小小的润玉经常趴在床边歪着小脑袋看着这个弟弟,弟弟的羽毛真好看呀,嗯...跟我比还差了一点...

后来两位殿下都长成了半大的少年,正是调皮捣蛋上房揭瓦的年龄。旭凤从小就爱粘着润玉,几乎是形影不离的缠着,平日里黏着也就算了,润玉洗个澡他非要臭不要脸的蹭上去要亲亲他兄长嫩如凝脂的小脸蛋,就连睡觉都要抱着他香香甜甜的兄长才睡得着,每次都吓的润玉花容失色的捶他再一顿亲强行抱走,整的众仙家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天润玉在泡尾巴时,旭凤一只火鸟潜在水底在润玉的泡的正舒服时蹭的一下蹿出来抱住那滑溜溜的尾巴,惊的润玉尾巴一甩正好磕到岸边的岩石,痛得润玉直吸气,连鳞片都碰花了一块。润玉反应过来扁了嘴就要哭,金豆豆不要钱似的往下掉:“旭凤坏蛋呜呜呜――”

旭凤吓坏了,手忙脚乱地上了岸把润玉抱到怀里哄“兄长我错了!不要哭旭凤呼呼好不好……”

哄了半天还是没作用,情急之下旭凤直接吻住润玉水嫩嫩的小嘴,这下润玉连哭都忘了,愣愣的瞪大眼睛任由旭凤在自己嘴里生涩地乱舔,好一阵旭凤才松开,喘着粗气扶着润玉细瘦的小肩膀,一张小脸上是少有的严肃神色:“兄长,润玉!旭凤心悦你。”

润玉被亲的眼眶红红的,捂着嘴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你…你……”恨不得一拳捶死这个登徒子,旭凤还恬不知耻地继续靠过来,润玉终于忍无可忍地一掌拍开这只死凤凰跑开了,以至于小凤凰后来的追妻之路无比漫长,今天死皮赖脸地跑来璇玑宫门口蹲着,明天张罗一大堆亮晶晶的饰品送给润玉,后天又打劫了花界送上一堆保养鳞片美容养颜的奇花异草,这样一来他终于把哼哼唧唧的润玉抱在怀里亲亲了。

采访某不愿透露姓名的二殿下,据说每天夸n遍兄长好看就可以了鸭―

“兄长兄长你真好看。”

“兄长的尾巴真是无与伦比。”

“世上怎会有兄长这般精妙无双的龙呢?”

“兄长兄长旭凤亲亲好不好呀?”

“……”

“哼唧……”


  end


【旭润】梦里不知身是客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旭凤记忆里的那位美人,一身玲珑弱骨衬着白衣若雪,眉目自成诗三百,鬓若春风裁,集世间钟灵毓秀于一身……

只是后来,那美人一身白衣被血染的猩红,一身弱骨从临渊台落下,这场景在他脑中怎样也挥之不去。

可他还盼望着那人能回来看自己一眼也好,哪怕是一眼……

垂暮之年的天帝在归天之际恍惚间好似看见了故人一袭白衣胜雪款款而来,眉目依旧…

“兄长……”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

我写了个什么屁玩意…………………………

无题(提前肝出来了)私设如山ooc雷者绕道

“啪嗒……”
一颗质地尚好的琉璃球掉到地上滚动了老远正好停在魇兽脚边,粉雕玉琢的娃娃迈着小步子哒哒哒地跑过去捡起,抬眸的瞬间魇兽爱怜地拿下巴蹭了蹭他的小脑袋,一万多年了,魇兽只能从这小娃娃的脸上努力的忆起主人的模样,望着小小的润玉,万千年来魇兽第二次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第一次是在万年前润玉灰飞烟灭的时候。
“鹿鹿――”
软软小小的粉团子奶声奶气地唤了一声,伸着莲藕般的小手要去捞它的角,魇兽顺从地低下头同他玩闹。
“润玉。”
听到这一声呼唤小润玉立刻回过身站好,一张白玉般的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垂眸乖乖回应
“锦觅姐姐。”
乖乖巧巧的小团子手里还抱着他的琉璃球,低着脑袋站在那也萌得让人心颤,是了,他在人前永远是这般模样,如同个乖巧的瓷娃娃没有任何人气,一个人时也是如此,陪伴他的只有那颗琉璃球,也只有在魇兽面前才有了些许鲜活的人气。
锦觅看在眼里心里酸涩地疼,小鱼仙倌……
上前将小润玉轻轻抱起,轻柔地理顺他的软发,温柔道:“吃饭了~姐姐给你做了鲜花饼哦,去叔父那里吃完饭再玩好不好?”
“好。”
小润玉乖乖地应道,把手里的琉璃球交给锦觅看着她把球放到他的小床上然后抱着自己去姻缘殿。
月下仙人早已等候多时,看着锦觅抱着润玉来了立刻起身将他接过来放到小椅子上
“哎呦让叔父看看我们小润玉有没有乖乖听话啊――”
润玉也只是弯了几下嘴角算是回应,一如既往冷冷淡淡的态度,月下仙人也是无奈地摸摸他的小脑袋喂给他一块鲜花饼,回头对上锦觅的目光也是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心酸与无奈,说到底,他们还是欠了润玉太多。
三人默默用着膳,二人不时地替润玉擦擦嘴角的残沫出声逗逗他,也都被他一笑而过。
处理完政务的旭凤匆匆赶来姻缘府推开门:“叔父,锦觅。”
虽是叫着他们可目光却从未从安安静静啃饼的小人身上离开,不出所料他依然只是抬头淡淡地看了自己一眼。
月下仙人和锦觅交换了一个眼神,展开笑容道:“凤娃饿了吧,快来。”
待旭凤撩衣坐下之后,锦觅盯了他半晌,拿起丝帕轻轻擦去润玉嘴角的残渣,柔声道:“怎么都不和旭凤打个招呼?”
闻言润玉则放下手里的糕点礼貌地喊了一声陛下继续拿起糕点啃,生硬的态度让三人都愣神了好一会儿。
好半天旭凤才回过神来压下心里的苦涩扯出一抹笑:“真乖,快吃吧。”
而润玉不知是否是完全没意识到这压抑的气氛,把自己喂饱了然后不紧不慢的拿帕子擦净自己的小手跳下小凳子规规矩矩的行了礼就要走。
“阿玉!”
旭凤慌忙喊住他,站起身来:“我…我抱你回去好不好?”
只见小润玉转过身来:“润玉自己会走。”
一句话堵地三人都不知所措,眼睁睁地看着他小小的身影消失。
(烂尾了烂尾了求不喷QAQ)

无题,私设如山ooc,润玉幼化

大背景带私设,先是剧情发展后来润玉成全了旭凤锦觅而元神俱灭,临死前道欠他们的还清了,永生永世再不相见。旭凤方知自己对润玉情根深种,虽当上了天帝却再也换不回已故的爱人,水神锦觅亦感到心酸,和旭凤以及月老用上万年时间凝聚了润玉的元神,重生的润玉时凡人七八岁的少年模样也没了之前的记忆......然后宠奶团就开始了~
正文明天发